2018,世界大变局中的求索与思考

发布者:何建生发布时间:2018-12-27浏览次数:1080

《光明日报》( 2018年12月27日 12版)

  【特别关注·世界形势年终回眸】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2018年的世界被人类重要的历史记忆串联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而在对历史教训与经验的记忆中,2018年的世界继续见证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经历着这一变局所特有的起伏动荡。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时代,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多变时局的发展形态更值得深刻体察。

  回顾2018年的国际风云,让中国人记忆深刻的,当属中美经贸摩擦。从3月22日美国贸易办公室发表“301”调查报告,到12月1日布宜诺斯艾利斯“习特会”宣告90天谈判期,经贸摩擦贯穿中美关系。可以说,这场“贸易战”是在美国明确将中国视作主要战略对手但尚未找到新战略加以应对,同时又不甘坐视中国继续高速发展的大背景下的一种政策选择。

  面对这场史无前例的“贸易战”,中国政府的态度非常明确,不愿打,不想打,但也不怕打。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显示,中国既始终坚持与经济全球化相联系而不是相脱离,又始终坚持独立自主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由此实现中国和平发展。前者意味着中国比任何其他国家都更期待国际秩序的稳定;后者意味着中国崛起主要是中国人民依靠自己的勤劳、智慧、勇气干出来的,而不是来自上天的恩赐和别人的施舍,更不是如彭斯所言“美国帮助重建了中国”。所以,一方面,中国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加捍卫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主张通过对话谈判解决经贸争端;另一方面,中国也更加理解“船到深处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的道理,深知唯有继续跋山涉水方可最终实现国家发展、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所谓“历尽天华成此景,人间万事出艰辛”。

  40年前,小平同志在擘画改革开放蓝图时,中美关系的正常化是重要前提,由此而形成改革开放事业与中美关系发展齐头并进、相得益彰的格局。今天,新时代的改革开放如何继续深化,新阶段的中美关系如何保持稳定,历史再次将这两件大事同时摆在了中国人面前。“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我们相信,凭借愚公移山的精神、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勇气以及“摸着石头过河”的智慧,中美两国人民最终能够超越所谓“修昔底德陷阱”,找到“和平共处”的路径和“共同进步”的秘方,因为世界承受不了中美对抗的代价,中美关系终归要搞好才行。

  当然,我们对美国政治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要有清醒认识,对中美关系既合作又斗争的两面性要有充分准备。对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样一个前无古人的事业,一个巴掌拍不响,唯有两国相向而行才有希望。中国要冷静观察、沉着应对,关键是保持战略定力,关键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跳出中美看世界,2018年中国看到的则是另一番天地。中俄关系继续向好,中欧关系持续发展,中非、中拉关系均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一度紧张的中印关系因武汉、青岛两度元首会晤而全面转暖,中朝友好关系升温,其他如中日、中越、中菲关系也一改此前摩擦、龃龉、冲突的旋律,呈现出企稳向好的新面貌。这与当下美国四面出击、八方树敌形成鲜明反差,正应了那句话:“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中国总体国际环境趋好,充分显示中国政府始终强调的“保持战略自信与战略定力”是多么弥足珍贵。

  2018年的欧洲,屋漏偏逢连夜雨。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为“脱欧”费尽心思,“脱不脱”的问题虽然解决,但“怎么脱”却不好过关,“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曾经踌躇满志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对内被“黄马甲”运动弄得“壮志未酬”,对外建立独立欧洲军的构想遭到特朗普的奚落,内外夹击,导致支持率惨跌,不禁让人联想到当年同样意气风发的奥巴马。德国总理默克尔曾经是欧洲力量的象征,2018年也变得意兴阑珊,对外同特朗普产生不了“化学反应”,对内把握不了社情民意的新变化,最终黯然宣布退出联盟党主席,颇有牺牲自己挽救本党的巾帼豪情,但联盟党等欧洲老大党的前途命运如何,殊属难料。欧洲三强如此,其他中小国家就更加陷入艰难求索,其中欧盟创始国意大利的政坛率先被民粹主义攻下,预示着“特朗普冲击波”的蝴蝶效应开始显现。面对本届美国政府冷酷的现实主义,默克尔多次慨叹“欧洲的命运必须掌握在欧洲人自己手里”,但知易行难,谈何容易!

  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2018年呈现的是战略强势、经济弱势的二元格局,西方制裁、俄乌冲突、美俄矛盾,都给俄罗斯的再度复兴蒙上阴影。所幸普京拥有超凡的战略定力,同时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的东线外交做得有声有色,俄中关系的紧密是两国共同的财富,同样也是普京的愿望。

  中东乱象在2018年又有新的表现。叙利亚局势明显好转,也门形势趋于缓和,中东战场的硝烟在慢慢消散,大国博弈渐显疲态,地区格局处于某种僵持状态。但在战略僵持的背后,美国迁馆耶路撒冷、退出伊核协议,正在挑动以色列、伊朗这两根中东最敏感的神经,加之“卡舒吉案”牵扯沙特及美沙、土沙之间的微妙互动,使得牵引中东格局的三大战略性力量同时面临不确定性。而特朗普在年终岁末突然宣布美军将全部撤离叙利亚,不仅导致国防部长马蒂斯愤而请辞,而且给美欧关系、中东局势再次带来冲击,预示着2019年的中东注定又是多事之秋。

  远离世界中心舞台和国际战略场的拉美,因为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而成为全球新的关注点。博索纳罗成功当选巴西总统,意味着拉美地区政治生态整体右转的趋势更加确定。加之美、俄、欧、中、日等各大力量均同时加大对该地区的投入,拉美搅动世界格局的潜力似乎正在蓄势待发。相比之下,非洲板块延续2017年整体向上提升的势头,成为难得的“希望之地”。中非合作论坛在北京成功召开,吸引了全世界目光,也预示着非洲从此将非比寻常。

  其他如“文金会”“特金会”及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罕见地对华三连访,使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成为2018年全球最具戏剧性的场所。这一历来的大国战略竞技场在2019年是会否极泰来还是乐极生悲,谁也难以妄下结论。一旦半岛有事,就绝不会是小事,而又将“搅得周天寒彻”。是祸是福,主要看美朝两家,同时也有赖包括中国在内的各方齐心协力、齐抓共管。

  在更广阔的亚太地区,局势似乎很难太平。由于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宽广的太平洋似乎顿时显得拥挤。美国一心打造“印太战略”,不仅未使亚太因扩展到印度洋地区而显得开阔,反而因其充满对抗式情绪和博弈式色彩而变得更加动荡和局促。好在区域内各种力量对美国的战略用心看得清楚,所以并没有走上倚美抗中的冷战式老路,而是精心权衡利弊,小心计算得失,不轻易选边站,这也为美国沉下心来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区域内各方探索亚太和平共处之道提供了难得的时间和空间。

  贯穿2018年国际局势最为显著的特征,是二战后缔造的旧的国际政治经济安全秩序面临整体式塌方之虞,而新的国际秩序则仍看不见眉目。冷战后形成的“一超多强”国际格局似乎也在发生变化,但用“新两极”或“准两极”概括仍显牵强,而多极化则仍然只是趋势;曾经如火如荼的全球化潮流则遭遇逆全球化浪潮的拍打,形成贸易保护主义、社会民粹主义、外交孤立主义汇聚的旋涡。凡此种种,正是所谓“百年未有之变局”。这场大变局不仅考验着中国,也考验着世界各国;不仅不会因为2018年的逝去而归于平静,反而可能因为2019年的到来而变得更加猛烈。在这场历史剧变中,人们需要的是内心的平和与淡定,国家需要的是战略的定力和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