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办:湖北经济学院党委宣传部   纠错热线:(027)81973969   

【武汉晚报-今日头条】5名武汉大学生骑行2100公里征服川藏线 途中差点摔下悬崖

发布时间:2017-08-29 08:19       浏览次数:710

文章来源:武汉晚报        编辑发布:何建生

  武晚传媒·武汉晚报8月29日讯 (记者 施政)骑行2100多公里,翻过14座高山,跨越29个日夜,历经暴雨、大雪、摔车、塌方等等艰难险阻,最终到达拉萨布达拉宫……湖北经济学院自行车协会会长蒋鹏对记者讲述了近日他和学校4个小伙伴一起组队骑行川藏线的故事。

5名武汉大学生骑行2100公里征服川藏线 途中差点摔下悬崖

 半年前就开始跑步爬坡

  出发前同伴从十几个人变成了5个人

  蒋鹏是湖北经济学院大二学生、校自行车协会会长。谈到为什么骑行川藏线,蒋鹏引用了罗森塔尔的名句,“今天在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记者只有一种非写不可的使命感。同样的,川藏线就在那里,我也有一种非骑不可的使命感,我相信每个骑行爱好者的心中都有一个西藏梦,我不过就是迈出了那一步。”大二上学期蒋鹏萌生了骑行川藏线的想法,然后把和朋友以及车协的同学都说了下,刚开始有十几个人都想去,非常踊跃,但到大二下学期下决定要去的时候,就只剩下5个人了。

5名武汉大学生骑行2100公里征服川藏线 途中差点摔下悬崖

  蒋鹏的决心丝毫没有动摇。从大二下学期开始他就做起了前期准备工作。只要天气好,每天晚上都坚持跑步,锻炼身体;白天没有课的时候就做兼职赚钱,积累资金;在最后一个月购买各种骑行装备和学习修理自行车的技巧,一般的故障他都可以搞定。他还和小伙伴们搞了三次小长途演习:清明前夕去贺胜桥一天往返120公里;五一假期去阳新县仙岛湖两天往返300公里;端午一天往返木兰山200公里。此外,他每周都骑车去江夏八分山进行爬坡日常拉练,往返30公里。

  川藏线对于蒋鹏来说,绝不是一时冲动。

  一次翻车让他差点摔下悬崖

  团队遇到了最大的危机

5名武汉大学生骑行2100公里征服川藏线 途中差点摔下悬崖

  川藏线,全程约2149km,从成都出发,沿318国道一路向西,最终到达拉萨布达拉宫,以风景优美路途艰险闻名于世。

  7月14日,蒋鹏一行人在成都出发,沿着川藏线向拉萨挺进,同行的还有4个年轻的小伙伴黄文博、朱嵩松、陈凯伦和李壮。

  由于都是学生,所以他们的坐骑远远谈不上昂贵。最便宜的是700多块钱的永久,还有1000元,2000元的,最贵的是蒋鹏的喜德盛传奇700,3800元。

  一开始,他们都非常兴奋,但一个多星期后,最初的激情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骑行川藏线并不像在朋友圈里看起来的那么浪漫,永远也爬不完的坡、临近身体极限的疲惫、高原反应、昼夜几十度的巨大温差,身上被紫外线晒到脱皮的剧痛,这些无不让他们怀疑自己——明明可以呆在空调房里吃西瓜,为什么要像傻子一样来受这样的磨难?

5名武汉大学生骑行2100公里征服川藏线 途中差点摔下悬崖

  蒋鹏还记得最痛的体验是7月25号爬海子山,|“刚开始爬山的时候就是下雨加逆风,温度只有4摄氏度,真正体会到‘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到了山顶就立马冰雨转大雪,衣服里面湿,外面湿,中间是干的,那酸爽绝对不想再体验第二遍。下坡的时候太过自信,雨天速度超过60公里/小时。结果砰地一声摔车了,我当时一下子懵了,万幸的是摔的地方靠近山体的一边,要是摔在另一边就掉下悬崖,连渣都找不到了。”谈到那次摔车,蒋鹏至今都有些后怕。救援车把他送去医院的时候,他发现有根手指的指甲盖整个都被扯掉了,医生叮嘱说不能沾水,可是第二天又是下雨。接着同伴李壮也意外撞在广告牌上,头破血流,那时候是全队情绪最低迷的时候。

  “我妈知道了我受伤的事情后一直打电话叫我回去,而我的手指在那几天稍微弯一点都疼,流血难以愈合,骑车的时候路还很颠。大家都能体谅我,让我不要蛮干,手指要紧。说实话那个时候我真的开始打退堂鼓了,而且我是队长,每天做攻略、修车的任务基本都是我在做。我那天吃完饭就躺下睡了,然后大家都被我这种消极情绪感染了,积极性就更低了,大家都可能感觉到很难骑下去。”

5名武汉大学生骑行2100公里征服川藏线 途中差点摔下悬崖

  还好,不服输的韧劲和好朋友的鼓励,让蒋鹏重新坚定了信心。“准备了半年多就是为了挑战自己,怎么能就这么放弃?”队长蒋鹏稳了下来,队友们也跟着稳了,他们斗志昂扬地继续上路。

  前后都有塌方

  队友被困山路21个小时

  8月1日,从邦达到八宿。中午吃完饭后蒋鹏等四个人先走,同伴陈凯伦落在了后面。下午2点多的时候他们到了怒江段,结果白马沟一带发生塌方,从山上落下来的石头阻碍了道路,不过这时自行车勉强可以可以通行。等到下午4点多陈凯伦赶来的时候,前方的道路已经完全被堵住。到了下午7点多,陈凯伦后方500米处也发生塌方,他就这样被困在两段石堆之间进退两难,同伴们也爱莫能助。

  夜幕降临,陈凯伦饥寒交迫,向同样被困的司机们找了一点食物充饥。整个晚上他根本不敢睡觉,因为左侧是山,时不时有碎石从高处掉下来。右侧是汹涌的怒江,掉下去就有生命危险。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当地有关部门才把道路清理完毕,恢复通行,这时陈凯伦已经被困21个小时。再次会合时伙伴们都笑他,“看到了西藏凌晨4点钟的星空。”

  弹尽粮绝的时候

  一辆武汉老乡的车停在他们身边

  8月6号,从西藏林芝县拉月村到鲁朗镇。那天中午一点多的时候,太阳正热,他们已经连续爬了40公里的坡,准备的水早就喝完了,路边又没有小卖部,嗓子渴得直冒烟,可谓弹尽粮绝。正在他们疲惫不堪瘫坐在路边休息的时候,一辆越野车停在他们身边。原来司机是自驾去拉萨的武汉人,看到蒋鹏几个人的骑行服上印着湖北经济学院的字样,就热情地停下来帮忙。得知他们的情形后,这位武汉司机从越野车上上送来大半盆绿豆汤,还给了蒋鹏一些矿泉水和食物。

  远行途中最珍贵的就是陌生人的帮助。蒋鹏深有感触,“那时候真的特感动,路上还是好人多,还是老乡好。”

  到达拉萨

  才发现拉萨不是终点

  8月11日,蒋鹏一行人到达拉萨布达拉宫。到达的那一刻,蒋鹏百感交集,“我不知道用什么去形容,我那天在qq上的动态也就是一句话,i come,i see,i conquer——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在蒋鹏心里,他征服的不仅仅是川藏线,更是自己。“一路上长了见识,磨练了性子,最重要的是我想我看清了我自己,我知道我今后应该怎么做。”

  同伴朱嵩松则在qq日记上写道,|“其实在倒数几座山的山顶上我就开始有些不舍,高海拔负重骑车爬坡真的感觉超级累,可仍然有着期待,就是你玩命喘气依然觉得不够的感觉。刚刚才发觉骑行的魅力,突然有一天戛然而止,还真的不太适应。拉萨不在藏A,应该说拉萨在路上,我们期待的终点并不存在。”

  一路走来,蒋鹏觉得自己成熟了许多。对比他进藏前后的照片,有人调侃,“灵魂净化,脸蛋却毁了”,蒋鹏笑了笑,“毁容是暂时的,经历却是永远的。”


湖经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湖北经济学院党委宣传部,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湖经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对其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 联系方式:湖北经济学院宣传部 电话:027--81973969